鹰手营子矿区| 无棣| 徽县| 黄梅| 赣县| 玉树| 鹰手营子矿区| 濉溪| 浙江| 菏泽| 罗山| 乌达| 鹰潭| 酉阳| 新巴尔虎左旗| 沁县| 汕头| 交城| 昭苏| 南山| 坊子| 莘县| 东阿| 麻城| 临武| 腾冲| 安龙| 广饶| 湖州| 临沧| 玛多| 伊吾| 友谊| 西盟| 新晃| 尼玛| 定州| 塔城| 会同| 铁岭县| 桐柏| 临清| 阳山| 江门| 托里| 德兴| 顺义| 文登| 休宁| 谢通门| 和平| 虎林| 衡山| 凭祥| 六枝| 鄂托克旗| 嵩县| 乐平| 贵港| 薛城| 内黄| 安义| 如皋| 坊子| 通城| 嘉鱼| 仁怀| 逊克| 保靖| 花都| 湘阴| 宝应| 大关| 正镶白旗| 惠州| 长阳| 肇州| 忻州| 龙泉驿| 威县| 界首| 仪征| 蓬安| 安国| 开平| 阳东| 汉寿| 民丰| 绥滨| 新建| 雄县| 休宁| 铁岭县| 长阳| 策勒| 黟县| 新泰| 咸阳| 青海| 高邑| 沅陵| 岢岚| 宣化区| 清丰| 鱼台| 大洼| 留坝| 上街| 项城| 郴州| 滑县| 临朐| 清丰| 磐石| 莆田| 南澳| 醴陵| 高青| 会泽| 沂水| 凌云| 株洲县| 和顺| 从化| 天峨| 连州| 新荣| 含山| 北仑| 贵南| 宁乡| 宣恩| 巴彦淖尔| 民勤| 略阳| 科尔沁左翼中旗| 蓝山| 积石山| 临邑| 菏泽| 布拖| 文昌| 金山| 鹰潭| 开鲁| 乐清| 莒南| 鄂州| 南京| 延津| 积石山| 叶城| 馆陶| 嵊州| 扬中| 子洲| 荥阳| 迭部| 云溪| 定襄| 保康| 杨凌| 宁化| 敦化| 忻城| 湘潭县| 澎湖| 安义| 弓长岭| 安化| 纳雍| 阳春| 丰顺| 克山| 汝州| 宜宾县| 大埔| 晋宁| 广西| 遵义县| 洋县| 阳原| 南汇| 黄石| 正阳| 萧县| 交口| 孝昌| 和县| 石柱| 镇宁| 吕梁| 宜丰| 鄂伦春自治旗| 察哈尔右翼后旗| 都匀| 德阳| 吉水| 紫阳| 潮州| 长清| 卓尼| 赵县| 岳西| 同安| 和政| 西山| 黄山区| 稷山| 乌拉特前旗| 中江| 鹤壁| 威远| 安宁| 包头| 甘棠镇| 台儿庄| 峨眉山| 庆安| 陵县| 临沭| 汉中| 杜集| 隰县| 农安| 德惠| 西盟| 花溪| 新巴尔虎右旗| 子洲| 长海| 兰溪| 榆林| 范县| 临夏县| 永仁| 安康| 布拖| 峰峰矿| 郫县| 绩溪| 鄂温克族自治旗| 柞水| 泽普| 台安| 林芝镇| 黄梅| 新巴尔虎左旗| 费县| 神池| 崇阳| 西盟| 海阳| 新乡| 汾阳| 井冈山| 新民| 义马| 咸丰| 醴陵| 册亨| 南江| 正阳| 兰西|
返回顶部
信箱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汉阴新闻网-主流媒体,汉阴门户 >> 理论视窗 >> 学习动态 >> 正文
全面认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作者:县委政法委    理论视窗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8-11-15

“扫黑”与“打黑”的重大区别

  二者虽仅一字之差,体现的是中央对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的治理思路的重大调整,反映了国家治理涉黑涉恶违法犯罪的新理念。

  1.在战略高度上体现为“四性”:

  政治性:这是党和人民交给的重大政治任务,我们应自觉站在讲政治,讲大局的高度去认识,去践行。这绝非一般意义上的专项行动,而是事关兴衰治乱的战略之举。

  全面性:既要扫黑除恶,又要治乱;既要打击各类犯罪又要深挖“保护伞”,还要加强基层组织建设。

  彻底性:要像“大扫除”一样,扫出朗朗乾坤、清风正气,露头即打,打早打小,同时,通过“两个结合”,达到标本兼治,边扫边治边建,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

  协同性:政法委牵头,综合治理,齐抓共管,整合资源,多措并举,多部门联动,形成强大合力。要坚决克服扫黑除恶是政法系统一家之事的想法。

  2.在着力点上,“打”即打击,着力于点、线,“扫”即扫除扫净,着力于点、线、面的结合。

  3.在治理方向上,“打”主要体现的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解决方法;“扫”则更强调“自下而上”的治理路径。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案三查”机制

  既要查办黑恶势力犯罪,又要追查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还要倒查党委政府的主体责任和部门的监督管理责任。

什么是“黑势力”?

  黑势力即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同时具备《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五款中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即:

  (1)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

  (2)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3)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4)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什么是“恶势力”?

  具有下列情形的组织,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

  “恶势力”一般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一是3人以上;

  二是纠集这相对固定;

  三是实施3次以上违法犯罪活动;

  四是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同时还可能伴随实施开设赌场、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制造毒品、抢劫、抢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众“打砸抢”等。

什么是黑恶势力“保护伞”?

  黑恶势力“保护伞”,主要是指国家公职人员利用手中权力,参与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或包庇、纵容黑恶犯罪、有案不立、立案不查、查案不力,为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提供便利条件,帮助黑恶势力逃避惩处等行为。国家公职人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将依纪依法追究党纪政务责任,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哪十类人不能进村“两委”班子?

  ①被判处刑罚、现实表现不好的;

  ②欺压群众、横行霸道、群众反映强烈,涉及“村霸”村闹、宗族恶势力、黑恶势力的;

  ③参加邪教组织,从事地下宗教活动,组织封建迷信活动的;

  ④受到党政纪处分尚未超过有关任职限制期限,以及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正在接受立案调查处理的;

  ⑤参与或指使他人以暴力、威胁、欺骗、贿赂等违法手段参选的;

  ⑥长期无理上访或组织、蛊惑群众上访,影响社会稳定的;

  ⑦有恶意失信行为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

  ⑧道德品行低劣,在群众中影响较坏的;

  ⑨原村(社区)干部近3年内被责令辞职和民主评议连续两次不称职的;

  ⑩患有严重疾病,不能正常工作等其它不宜提名的。

  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

  一字之变有何深意?

  黑恶势力更隐蔽,扫黑除恶绝不手软

  消除黑恶势力对人民群众的威胁和滋扰是当前的紧迫任务。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黑恶势力近年来得到遏制,但是还大量存在,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黑恶势力活动逐渐趋于隐蔽,游走于犯罪与违法之间,同时其组织形态、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

  “软暴力”、非暴力手段胁迫——为了规避打击黑恶势力公开打斗等“硬暴力”明显减少,暴力化特征弱化,多使用“软暴力”和“非暴力”,采取“能吓不骂、能骂不打、能打不伤”的招数,用言语恐吓、跟踪滋扰等手段逃避打击。

  披着合法外衣,隐蔽性更强——黑恶势力大多以“公司” 形式依托经济实体存在,一些“转型”“漂白”的黑恶势力,组织形式“合法化”、组织头目“幕后化”、打手马仔“市场化”。

  渗透的重点领域发生变化——从过去的采砂、建筑等行业转为向物流、交通等领域渗透。还有构建非法高利放贷平台,成立所谓的贷款公司,延伸黑恶势力犯罪,然后进行“软暴力”催债,对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形成威胁。如“校园贷”等,有的也由黑恶势力操控。

  “还有很多介于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和普通犯罪之间,形成恶势力团伙,进行违法活动。”在刚刚召开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电视电话会上,有负责人表示,对于这些发展变化,政法机关将加大打击力度,对重点地区、重点领域重拳出击,绝不手软。

  “扫黑”比“打黑”更加全面深入,重视程度前所未有

  “现在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安全方面的期待值越来越高,但黑恶势力的存在恰恰影响了人民群众的安全感、幸福感。”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徐汉明说,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绝不能让黑恶势力的存在成为一块“短板”。

  这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以往的打黑除恶,虽然只有“扫”和“打”的一字之差,却区别很大:

  第一,这次“扫黑”,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党中央、国务院专门印发通知,整合多部门力量,集党和国家之力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好。

  第二,过去“打黑”更多是从社会治安角度出发,强调点对点打击黑恶势力犯罪。这次“扫黑”是从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巩固执政基础、加强基层政权建设、维护国家长治久安的角度,在更大范围内,更全面、更深入地扫除黑恶势力, 不但要打击犯罪,还要打击违法行为。

  第三,过去“打黑”打得多、防得少。这次“扫黑”更加重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齐抓共管。各行业的主管部门明确了扫黑责任,加大了防范力度。这次共同参与的部门从过去的 10 多个部门,增加到了近 30 个。

  扫黑必须打“黑伞”,基层“拍蝇”是关键

  扫黑就要铲除黑恶势力的生存土壤,这个土壤就是基层腐败这个“保护伞”。凡是黑恶势力能够长期称霸一方、为非作恶,根本原因在于有一顶或多顶“保护伞”,一般的恶势力后面也有人支持、纵容。

  现实表明,黑恶势力往往通过拉帮结派、行贿送礼、请客吃饭等方式,与公职人员勾结在一起,而一些抵抗力弱的官员为得到“好处”,充当其“保护伞”,甚至通风报信或包庇、纵容违法犯罪分子,使黑恶势力有恃无恐。

  还有一些领导干部,担心打黑除恶影响当地形象和投资环境,影响个人政绩和仕途,不同程度地存在不愿打、不敢打、不真打、不深打等问题,助长了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

  从群众的切身感受来讲,发生在基层的、身边的腐败影响更深更大。因此,通知明确要求: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专家指出,这次扫黑除恶的着力点,除了打击黑恶势力本身,还要打击基层的腐败,查处“微腐败”,加强基层政权建设、组织建设。

  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的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扫黑”就要有一把强大的“扫帚”,这是调动多部门形成扫除的合力。徐汉明表示,党和国家有效整合各部门资源力量,综合运用法律、经济、行政等多种治理手段,形成强大合力,将更加有效地扫除黑恶势力。

  运用法治思维把握好“度”,确保“三个效果”统一

  这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会更加注重严格依法办案,明确政策界限,确保办案质量和办案效率的统一,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

  据了解,目前办理案件的法律适用正在逐步完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出台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提高执法效能,依法、准确、有力惩处黑恶势力犯罪及其“保护伞”,办理具体案件标准更加明确。

  通知明确要求,要主动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切实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严禁刑讯逼供,防止发生冤假错案,确保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铁案。

  扫黑除恶打准“七寸”即打掉“保护伞”

  “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 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明确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打蛇要打七寸”。黑恶势力的“七寸”,就是掌握一定权力并为其充当“保护伞”的腐败分子。只有坚决打掉涉黑“保护伞”,才能真正根除黑恶势力。

  打通全面从严治党“最后一公里”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的重要讲话,再次点题“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

  去年年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在福建调研时便强调,要把惩治“蝇贪”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腐败,严肃惩治放纵包庇黑恶势力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

  “纪检监察机关要将治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一个重点,纳入执纪监督和巡视巡察工作内容”。这次发布的《通知》明确指出,纪检监察机关和政法各机关建立问题线索快速移送反馈机制,对每起涉黑涉恶违法犯罪案件及时深挖其背后的腐败问题,防止就案办案、就事论事。

  “保护伞”不除,黑恶势力就扫不干净

  从某种程度而言,扫黑与反腐,可谓一枚硬币的“两面”。黑恶势力之所以能长期称霸一方、为非作歹,根本原因在于有“保护伞”为其撑腰。

  在一些地方,黑恶势力为了谋取利益,往往通过拉帮结派、行贿送礼、请客吃饭等方式与公职人员勾结在一起。一些“抵抗力”较弱的官员为得到“好处”,甘愿充当其“保护伞”,甚至包庇、纵容违法犯罪分子,使黑恶势力更加有恃无恐。

  广东省深圳市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负责人尹葵,曾参与查处了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新义安”黑社会性质组织。据尹葵介绍,当地一些基层公职人员与该组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极大地阻碍了办案工作。在布置抓捕“新义安”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时, 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政治处某副主任甚至偷偷打电话给黑社会头目通风报信。

  “扫黑必须反腐。黑恶势力背后往往有来自党政干部的‘保护伞’,‘保护伞’不除,黑恶势力就扫不干净。”中央党校教授张希贤说。

  斩断腐败分子与黑恶势力的利益链

  年初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提出的今年八项重点工作中,“坚决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被单独列出。全会公报明确要求,“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

  近年来,随着各地区各部门扫黑除恶力度的不断加大, 黑恶势力活动渐趋隐蔽,其组织形态、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通过公司、协会等外衣,一些腐败分子与黑恶势力形成了“以黑经商、以商养黑、以商养官、以官护黑”的黑色利益链。

  “不铲除‘保护伞’,扫黑除恶就会像割韭菜一样没有尽头。”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翁鸣对此亦有同感,“扫黑除恶的过程也是反腐败的过程,只有将打击‘保护伞’与侦办涉黑涉恶案件结合起来,做到同步侦办、综合治理、集中打击,尤其是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彻底摧毁隐藏在党政机关、执法部门的‘保护伞’,才能取得扫黑除恶的最终胜利”。

理论视窗录入:唐福磊    责任编辑:唐福磊 

分享到:
  • 上一篇理论视窗:
  • 下一篇理论视窗: 没有了
  • 精彩图片
    通知公告
    视频分享
    热门新闻
    党群网站
    政府部门网站
    乡镇部门网站
    其他网站链接
    Copyright 2011-2015 汉阴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单位地址:陕西省汉阴县城关镇和平街24号
    联系电话:5212429 5219117
    网站信箱:备案号:陕ICP备05002552号
    杨同 古蓬镇 新城区 汉南区 下垟乡
    广东宝安区松岗镇 水风井 拱宸桥西 施家梁镇 茶厂
    牟家镇 浙江余杭区余杭镇 铁厂镇 海丰县糖厂 小埔
    荷兰 孙坊镇 丰收镇 铜佛寺村 灯光村
    克隆侠蜘蛛池 http://www.kelongc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