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魅力中国-国内旅游资讯-最新旅游攻略-旅游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理论天地
批评的锋芒(文论天地)
作者:魅力中国-国内旅游资讯-最新旅游攻略-旅游资讯网  来源:网络整理 创建时间:2017-05-18 18:19

当前,针对文艺批评绵软无力、迟钝僵滞的沉疴宿疾,我们迫切需要有锋芒的批评出现。只有砥砺锋芒,重振锐气,文艺批评才能再现生机和活力,增强有效性,展示出应有的力量和分量,进而开创文艺批评风清气正、刚健有为的全新局面。否则,继续沉迷现状,满足于做“好好先生”,满足于理论空转,满足于躲在虚假繁荣的表象背后沾沾自喜,文艺批评失去的将不仅是昂扬的激情和张扬的个性,同时失去的还有作家文艺家和人民大众的尊崇和敬畏,以及文艺批评自身的生命力和战斗力。

(一)

批评携锋芒而生,没有锋芒的批评不是真正的批评。

虽然在不同时代、不同理论流派、不同学者那里,文艺批评被赋予了各种不同的定义,但一个基本的共识是,批评离不了判断。现代意义上的文艺批评指的就是针对具体作家作品、文艺现象、文艺活动等所进行的分析、阐释和评判的科学活动。在批评活动中,所有的分析和阐释最终都要皈依于判断。选择哪些对象进行分析、阐释,从哪些角度进行分析、阐释,无不包含着批评者的审美判断和价值判断在其中。我们认为,所有的判断理所当然地都包含着鲜明的目的性,无目的的判断是不可能也是不存在的。普希金曾说,“批评是揭示美和缺点的科学。”换言之,批评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批评者自己的分析和判断,揭示作品独特的价值,暴露存在的不足,从而对作家文艺家的创作和普通读者的接受产生积极的影响,进而发挥引导社会、教育人民、推动发展的功能。

文艺批评的这种本质属性和基本功能,决定了批评者肯定什么,否定什么,倡导什么,反对什么,必须明白无误、鲜明透彻。只有这样,读者才能看得清、读得懂,才能明辨是非优劣,把握正确方向。不能苛求所有的批评都绝对准确精当、客观公正,在弘扬主旋律批评的前提下,可以而且应该提倡多样化,鼓励探索与争鸣,也允许一些批评者有一个认识深化、渐次提高的过程。但是,这决不意味着批评可以模棱两可、含糊躲闪,甚至温吞不清、不知所云。这样没有立场、没有态度、没有观点的“三无批评”,毫无益处。

由此我们想到鲁迅的批评。鲁迅的批评文章,从来都是鞭辟入里、犀利深刻,句句直指要害,处处彰显锋芒,读来畅快淋漓。正是缘于这种批评风格,鲁迅在文坛的论战中曾被一些反动文人讥为“刻毒残酷的刀笔吏”。今天看来,正是这种毫不留情的“刀笔吏”精神,暴露了腐朽文艺和封建文化的本质,促就了中国人民的觉醒,推动了中国文化的蜕变更生和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鲁迅的锋芒背后,实存的是民族大爱和责任担当。

倡导有锋芒的批评,当然不是让批评家哗众取宠地“放狠话”。这样所谓的“酷评”、“骂评”表面尖利,实则虚弱。究其实质,“骂杀”与“捧杀”是一样的,都背离了实事求是、客观公允的原则。这样的批评有害无利,文艺发展不需要,人民群众也不需要。所谓批评的锋芒,说到底,就是批评应当具有尖锐性、锋利性与深刻性。不尖锐的批评不足以揭示问题,不锋利的批评不足以剖析问题,不深刻的批评不足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此,锋芒是文艺批评的灵魂和品格,是彰显批评个性与批评态度的凭借,更是表现批评胆识与批评担当的利器。

(二)

今天的文艺批评,早已摆脱了曾经的历史羁绊,禁忌不再,言路广开,拥有大可作为的广阔空间和发展跃进的历史机遇。遗憾的是,在这样的大好机遇面前,文艺批评却用退守代替了进取,用萎靡不振代替了奋发有为,放弃责任,逃避担当,在自我营构起来的小天地里自说自话,精打细算着批评家个人的宠辱得失。凡此种种,造成了批评锋芒尽失、绵软无力的困局。

远离现实,陷入理论迷城,让文艺批评遮蔽了锋芒。当下的批评家们大多纠缠在各式各样的西方理论和形形色色的学术名词之中,熟练地操持着“现代”、“后现代”、“建构”、“解构”等一整套西方话语。与面对和解决现实的文艺问题相比,似乎凌空高蹈的理论推演和概念生产更能带给批评家们成就感和满足感。理论研究在文艺批评的发展过程中当然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必须强调的是,所有的理论只有脚踏实地、从现实中生发而出,最终再回到现实、解决现实问题,遵循从现实中来到现实中去的路径才具有实际意义。“为理论而理论”只能造就空理论、伪理论。目前所见的批评文章,多以炫耀理论为能事,用艰涩的学术术语堆砌起一篇篇华丽的长篇大论,思想内涵却极其贫乏,对文艺发展中实际问题的指向和观照更是少之又少。当文艺批评被披上了巨大的理论外衣,隔绝于现实之外,批评的锋芒也同时被遮蔽掉了。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